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空间守则 > 第四十二章 借力打力 上

第四十二章 借力打力 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内院已经到了掌灯时分。【】
  
      大丫鬟扶风和扶柳在外间忐忑不安地等了半晌的功夫,才鼓起勇气,对屋里的贺宁馨问道:“夫人,等着您吃晚饭呢。”
  
      简飞扬出去办差以后,镇国公府里剩下的这些人反而天天一起吃晚饭,彼此的关系越发融洽起来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床上坐起来,对外面吩咐道:“进来给我梳洗。”脸上紧绷绷地,贺宁馨觉得很是晦暗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扶柳忙进来帮贺宁馨梳洗,扶风去旁边吃饭的院子里给等在那里的简飞振、简飞怡、卢珍娴和郑娥打招呼,说夫人马上就过来,又吩咐了厨房的人开始上菜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很少晚到。这一次姗姗来迟,等在饭厅里的几个人都有些不安,问扶风:“大嫂怎么了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
      简飞振想起贺宁馨今日是去了安郡王府上,又多问了一句:“可是跟大哥有关?”知道安郡王是简飞扬的好友,安郡王妃跟贺宁馨的关系其实一般。
  
      扶风笑着行礼,道:“让二公子担心了。夫人没有大碍,就是辉国公府上宋七姑娘给夫人从外洋托人带了礼物回来,夫人想起宋七姑娘一个人去得那么远,心里有些伤感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屋里的人都晓得辉国公府的宋七姑娘宋良玉跟贺宁馨私交甚笃,方才释然。
  
      扶风说话的功夫,贺宁馨正好带着扶柳和几个婆子进到饭厅里。
  
      听见扶风眼都不眨的编瞎话,贺宁馨笑意盈盈地看了她一眼,坐到上首,含笑对屋里等候的人点头道:“有些私事,让诸位久等了。”
  
      屋里的人赶紧给贺宁馨见礼。算是招呼到了。
  
      外面的婆子已经依次上起菜来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心里有事,只随便吃了点儿蒜薹炒腊肉,还吃了几筷子蟹粉豆腐。就吃不下去了。
  
      郑娥笑着道:“大哥就很爱吃蒜薹炒腊肉,大嫂以前不吃的,如今也吃上了。”÷
  
      贺宁馨一看自己碗里还堆着的蒜薹炒腊肉。也失笑,道:“人的口味是会变的。”又打趣郑娥道:“就说你吧。本来是爱吃酸辣的口味,可是以后嫁去了东南道台州府,就要学着吃那里鲜甜的海味了……”一边说,贺宁馨的心情陡然开朗起来。
  
      伍文定在东南道台州府任知府,可是离东南道的承安府,不过一日的路程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是要帮简飞扬,不过她向来谋定而后动。从来不盲目出手。现在最要紧的,是要详尽了解承安府里的真实情况,才好定夺。
  
      伍文定的位置,不上不下,不远不近,从他那里旁敲侧击一些承安府的消息,倒是正好。
  
      像是心里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到了实处,贺宁馨的情绪陡然高涨起来,在席间给几个妹妹频频夹菜,又说了几个笑话。将一向安安静静的饭桌弄得热热闹闹的。
  
      几个女孩子不觉得有异,简飞振却看出来贺宁馨有些不同寻常之处。
  
      等晚饭吃完了,简飞振专程去了贺宁馨的致远阁一趟,问她:“大嫂若是有心事。不妨说出来,大家一起参详参详?”
  
      简飞扬的事,贺宁馨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。——知道的人越多,他的危险就越大。
  
      “二弟有心了。今儿见了宋七姑娘带回来的礼物,一时高兴得有些失态了。”贺宁馨微微红了脸,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简飞振似乎不太信的样子,又追问了一句:“当真?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收了笑容,淡淡地道:“我为何要骗你?”
  
      这下子换简飞振不好意思,忙道:“大嫂误会了。我不是信不过大嫂,只是觉得若是有麻烦的话,飞振虽然不才,但是做个跑腿的人还是能成的。绝对不会误了大嫂的事。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方才笑了笑,端茶送客,道:“二弟好好温书,金秋大比的时候,考上三甲,也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。”鼓励了简飞振一番。
  
      简飞振放了心,又同贺宁馨寒暄几句,便告辞离去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在屋里坐了会儿,拿起伍文定的书信又看了看,想着正好因为郑娥的婚事,她同伍文定也有些事情要商议,便悄悄地在书信的末尾,闲闲地问了问台州府附近几个州府的情况,包括承安府在内,说是想帮郑娥打听打听那附近人士的风俗习惯,也好提前做好准备。
  
      给伍文定的信送出去之后,贺宁馨便让人往宁远侯府送帖子,说要去探望宁远侯太夫人,顺便看看楚谦益和楚谦谦两个孩子。
  
      楚谦益和楚谦谦住在太夫人的慈宁院里。如今太夫人中了风,慈宁院里就由柳梦寒把持住了。
  
      接到贺宁馨的帖子,宁远侯夫人裴舒芬使人送到慈宁院里,对柳太姨娘吩咐道:“太姨娘收拾收拾,明儿有客来。”
  
      柳梦寒对这个贺宁馨很是不虞。她派了好几拨人往镇国公府里面探路,想找出当年老侯爷说得“后招”是谁,却都入泥牛入海,不见踪影。倒让柳梦寒对贺宁馨生了几分警惕之心。
  
      看见贺宁馨的帖子,柳梦寒怎么瞧,怎么觉得是冲着自己来的,颇有些心虚,便对裴舒芬使来的婆子道:“太夫人病着,不见外客。两个孩子明儿也有事,就回帖给镇国公夫人,她的好意我们心领了。”算是婉据贺宁馨的来意。
  
      裴舒芬的婆子无法,又拿着帖子回去给裴舒芬回报,道:“夫人,柳太姨娘说了,明儿不见客。”
  
      裴舒芬笑了笑,亲自拿了帖子,来到慈宁院,对柳梦寒道:“柳太姨娘有所不知,这镇国公夫人,可是我们世子和乡君的谊母。您就算能阻着她不见太夫人,可是不能阻着她不见两个孩子。”
  
      柳梦寒挑了挑眉毛,道:“不过是谊母而已,又不是亲娘。你大惊小怪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裴舒芬有些不虞。柳梦寒还是托了她的福。才能入宁远侯府,有了名份。不然她在外面,也不过是个谁都能踩上几脚的外室而已。如今柳梦寒入了府。就把自己当盘菜了。——就算辈份再高,她也不过是个偏房而已。哪像自己,乃是明媒正娶。有诰封的宁远侯夫人?!
  
      “柳太姨娘,话不能这么说。这勋贵府邸之间礼尚往来。是正常的人情。镇国公府是圣上的近臣心腹,我劝柳太姨娘还是悠着点儿好,别把我们侯爷在朝堂上的朋友都得罪光了才是。”裴舒芬一边闲闲地说,一边拿帕子在嘴角印了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