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空间守则 > 第九十四章 黄粱梦醒

第九十四章 黄粱梦醒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
      ※一更送到。二更下午两点。三更晚上八点。求粉红票0(∩_∩)
  
      卢宜昭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,想起这些年的风风雨雨,自己的忍辱负重,最后终于等来了得见天日的一天!
  
      简飞扬看见卢宜昭又有些怔忡的样子,担心她又糊涂了,轻声叫了一声“娘”。
  
      卢宜昭抬头,看见简飞扬担心的样子,抿嘴笑了笑,冲他点点头,让他放心。
  
      卢宜昭偏头看向站在简飞扬身边的贺宁馨,和蔼地问道:“你叫贺宁馨是吧?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笑着应“是”,走到卢宜昭身边。
  
      卢宜昭伸手拉起贺宁馨的手,仔细瞧了瞧,叹息着道:“娘没用,让你们受累了。”想起简飞扬当年的乡间的种种,卢宜昭泪如雨下。那时候,她虽然糊里糊涂,可是还记得简飞扬是她最重要的人,就算是疯癫,也跟着他一起下地干活。整个简家,就只有他们两人经常在地里劳作。
  
      卢珍娴也想起那时的日子,过来给卢宜昭拭了泪,低声劝道:“姑母,那些日子都过去了。如今大表哥袭了镇国公的爵位,又是一品大员,以后姑母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
  
      卢宜昭惊喜地看向了简飞扬,道:“我们家的爵位,又发还了?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笑着柔声道:“是飞扬立下战功,宏宣帝特旨加恩封赏的。”
  
      几个人正说着话,一旁地上躺着的卢盈清醒了过来,了一声,看见简飞振站在屋子中央,立时道:“振儿,扶娘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简飞振下意识地走了过去,弯下腰要去扶卢盈。
  
      卢盈欣喜地伸出手,可是简飞振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。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简飞振终于咬牙伸手将卢盈扶了起来,坐到一旁的圈椅上去了。
  
      简飞振垂着头站在卢盈坐的椅子旁边,很是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“我对你如何,你也大了,自己也明白。——若不是你是我亲生的,我为何要对你这么好?”卢盈含泪拉住简飞振的衣袖说道。
  
      简飞振有一丝迟疑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已经在旁边慢条斯理地道:“你再也不能生育,为自己以后着想,对他好也是情理之中的。——若是你能生,再来说这话,我还信你有几分真心和好意。如今看起来不过是你居心叵测,自私自利而已。两个嫡亲兄弟,你非要给他们分了嫡庶,还打一个,捧一个。若不是飞扬命大,祖宗庇佑,他早就被你折磨死了。哪还有你们今日的荣华富贵?”
  
      看了简飞振一眼,发现他似乎有些动摇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便又道:“再说了,你说是把他们当作亲生的孩儿,可是你除了一味宠着他们,惯着他们,你可真的尽心教导过他们?告诉他们什么是黑白是非,什么是礼仪廉耻?”
  
      简飞振想起当年在乡间,这女人对自己和大哥的确很不同的态度,心里越发动摇起来。他抬起头,看着卢盈道:“我再问你一句,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生母?”
  
      卢盈愣了一下,忙道:“我当然是。难不成,你要认那边那个人不人、鬼不鬼的糟老婆子做娘?——你也不嫌丢人?”知道简飞振最是爱面子,衣裳的颜色旧了一点都不会穿。以前小的时候,也很为自己的娘骄傲,觉得比乡间那些土财主家的主母不知强多少倍。
  
      简飞振心里一阵别扭,甩了甩袖子,将卢盈的手甩开,正色道:“我问你实话,你只实说就是了。别扯些有的没的。”
  
      卢盈看见简飞振明显有些疏远的样子,嘴唇嗫嚅了几下,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在旁边冷言道:“二弟,你也是中了举的人,难道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?你若是连这点子小伎俩都分辨不出,我劝你还是不要入宦途了。”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只配给人当枪使的货,说不定还会罪及镇国公府。
  
      后面的话,贺宁馨想了想,还是咽了下去。人家的亲娘、亲大哥都在旁边,她也不能忒疏不间亲,说出这些话得罪人。
  
      屋里的人都沉默起来。
  
      卢宜昭轻轻叹了口气,想帮简飞振说两句话。她也知道,生恩没有养恩大,自己虽然生了他,可是实没有养过他。卢盈纵有千般不是,还是帮自己养大了儿子。
  
      卢珍娴在旁边沉默了半晌,终于往前踏了一步,走到卢盈面前,看着她的眼睛问道:“我也有一句话要问你。——我的爹娘到底是怎么死的?是不是你将他们弄死的?!”
  
      简飞振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道:“表妹,人命关天,这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  
      卢珍娴实在忍不住,指着坐在后面长榻上的卢宜昭,道:“她们能把姑母折磨成这个样子,能屠了我们卢家庄,会那么好心,放过我爹娘?!”
  
      这话问得铿锵有力,简飞振也找不出话来反驳。——就算是卢珍娴,当年因为她父母俱丧,自己为了安慰她,一直跟她同吃同住。是不是因为自己,她们才放过她?
  
      贺宁馨也点头道:“表妹,不用问了。肯定是她做得,她这种人,向来只知道抢别人的东西,明抢不行,就暗偷,暗偷不行,就下杀手!——再说还有她做了蜂麻堂堂主夫人的亲娘,她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?有什么事不能做?!”
  
      卢盈全身气得摇晃起来,结结巴巴地道:“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血口喷人!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一不做,二不休,继续刺激卢盈:“老国公爷就是看穿了你的为人,才断了你的生机,不给你任何机会再祸害别人!——你还好意思把别人的事情安在自己身上,真不知你娘是如何教的,能教出你这样的无耻之尤!”
  
      卢盈被气得站起来,垂着一边被折断的胳膊,对贺宁馨大声道:“你胡说!——国公爷心里一直有我,是她!”用那支好的胳膊指着卢宜昭,“她从中作梗,国公爷才不能纳我!我去了外院服侍国公爷,国公爷不一样对我……对我……”说着,卢盈脸上露出异样的潮红,“那三个晚上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……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不动声色地道:“你还在撒谎。你一个内院的婢女,如何能去得外院的外书房?——国公爷是军中猛将,外书房岂是寻常人能去的?”
  
      卢盈反驳道:“我又不是去的外书房?——那天,我拿了令牌,去外院……小厮说,国公爷不在外书房,而在客院会客,说是会同客人彻夜长谈,不会回来了……我才去的客院。”
  
      原来是这样。只是她不知道是如何走错了屋子,拿冯凉做了马京了。
  
      “客院的人就杂了,你又如何知道那屋子里的人是国公爷?”贺宁馨继续盘问。
  
      卢盈完全被贺宁馨的问话代入了当年的情景里,闻言喃喃地道:“我跟守客院的婆子说,奉了夫人的命过来服侍国公爷……那婆子就给我指了屋子……我进去,屋里黑灯瞎火的,好象都已经睡下了。我摸到床头,还没来得及问,就被国公爷……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