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空间守则 > 第三十七章 坐地还钱

第三十七章 坐地还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皇后看着宏宣帝专注的眼神就有些发晕,喃喃了半天,才道:“…陛下,驸马准则,实在太过严苛了。还请陛下网开一面,给小公主们一条出路。”
  
      宏宣帝有些意外,点点头,看向皇贵妃,问道!“仪贞你认为呢?…唤了皇贵妃的闺名。十分亲昵。
  
      皇后有些不自在的又在杌子上动了动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抬头浅笑,道:“臣妾都听皇后娘娘和陛下的。”看见皇后的眉毛都竖了起来,皇贵妃又赶紧道:“不过,臣妾也认为,这驸马准则,不能一概而论。有的公主身份尊贵当得这份驸马准则的尊荣。可臣妾的小公主,恐怕没有那么高的位份,可以配得上这份驸马准则。一就连皇后的小公主,如今的位份也比不上别人的尊贵。”话里话外,将这份驸马准则圈到有嫡长公主封号的夷陵长公主头上。
  
      皇后如释重负,连忙跟着道:“正是!正是!
  
      妹妹说得极有道理。圣上也想想,如果真的要将驸马准则纳入律法,这不出仕、不纳妾也就罢了,可是要给公主守节,一辈子不能再娶实在是太严苛了些。”
  
      宏宣帝有些古怪地笑了笑,温言道:“皇后说得也有道理。我大齐朝,并不鼓励寡妇守节,同理,鳏夫也不用为公主守义。”
  
      听见宏宣帝话里有些松动皇后和皇贵妃都是精神一振,接了宏宣帝的话茬,东一句,西一句地慢慢聊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最后三人议定,此驸马准则的原本,完全适用于有嫡长公主封号的长公主。盖因嫡长公主位份最高而且前朝的嫡长公主权势都极大,
  
      几次扶植幼主登基,其后都有尾大不掉之势。如今虽然没有这样的威胁可是防患于未然,还是将这条驸马准则先给嫡长公主,以及未来的嫡长公主套上再说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嫡长公主,则有所变通。尚主的驸马同样不能出仕、纳妾,但若是公主先于驸马而亡,驸马只用守义三年。三年之后,驸马可以再娶。
  
      皇后听了,还想劝说圣上,将驸马不能出仕这一条去掉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却知道,圣上最看重的,就是这一条,别的规矩都是掩人耳目而已,便赶紧岔开话题,又说了几句闲话,便起身告辞了。
  
      第二日,宏宣帝早朝的时候,便将前一日同皇后和皇贵妃商议好的新驸马准则对群臣宣读了一遍,结果贺御史和裴大学士又表示反对。
  
      几经折腾,最后终于议定了驸马准则。原本的驸马准则,只适用于有嫡长公主衔的长公主。若不是嫡长公主,则尚主的驸马不能出仕,不能纳妾,公主先于驸马而亡,驸马守义三年,之后可以纳妾,不能再娶填房。
  
      同先前宏宣帝和皇后、皇贵妃议得又有些出入。
  
      群臣附议,将这套针对不同公主衔的驸马准则,写入了大齐律。
  
      贺思平的另一半心才真正放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回到家里,贺思平头一个让人去给镇国公府的女儿贺宁馨报信,告诉她,一切如她计划的一样都搞定了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听了信,也放下心中大石。她再也不用害怕比她更高位的女人来跟她抢丈夫,也算是给大齐朝所有不是公主、却嫁得佳婿的女人做了一件好事。
  
      驸马准则纳入大齐律,在京城里首先引起了各高门嫡子相亲的风潮。为了避开圣上有可能的指婚,各大高门的嫡子,特别是以前等着想尚主的嫡长子们,都迅速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京城里的高门贵女供不应求,个个都成了抢手的饽饽。
  
      镇国公府里,连日来也有不少官媒上门,给简飞怡说亲。
  
      简老夫人却心情极为恶劣。当她知道尚主的驸马不能出仕这个条例,是自己媳妇的爹爹整出来的,就看贺宁馨更不顺眼。
  
      本来她还想着让简飞振尚了长公主,就能压老大两口子一头了。谁知来了这样一个驸马准则,谁家倒了八辈子霉,才会去尚这位夷陵长公主。
  
      因了禀城里最近喜事频频,贺宁馨连日来也跟着出去吃了不少筵席。
  
      席间各家的高门贵女,都对贺宁馨格外看重,同她交好。
  
      这一日在锦乡侯家赴宴的时候,贺宁馨居然跟裴舒芬碰到了一起。
  
      十来个贵妇带着各自的丫鬟婆子,坐在锦乡侯家的huā厅里,一面吃着锦乡侯家特有的桂huā茶面子,一面闲聊,将诺大的huā厅挤得满满的。
  
      辉国公夫人因为小女儿宋良玉的关系,跟贺宁馨也挺熟悉的。两人便坐到一旁说起话来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问起宋良玉,辉国公夫人满面含笑,道:“在家里绣嫁妆呢。再过两年就出嫁了。”其实是宋家不想给小女儿太早定亲。如今却只要一带出来走动,就被各家有儿子的夫人缠住,不得脱身。所以宋良玉索性待在家里面,不出来赴宴了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也知道是这个原因,抿嘴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一旁的张伯爵夫人冷眼看着贺宁馨身边的丫鬟,个个是在室的打扮,不由有些诧异,偏了头过去,对宁远侯夫人裴舒芬问道:“那位镇国公,家里据说没有妾?”
  
      裴舒芬掩袖笑道:“这我可不知道。张伯爵夫人问问去?”
  
      张伯爵夫人刚好吃了酒,有些酒盖住了脸,便过来对贺宁馨道:“镇国公夫人好福气,不仅夫婿位高权重,年少有为,而且对夫人一心一意。”又对贺宁馨的丫鬟努了努嘴,道:“这些,还没有收房吧?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的丫鬟红了脸,忙低头往后面退了退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情知这些夫人在一起,就脱不了说这些小妾通房的麻烦事,忙道:“张伯爵夫人可是吃醉了?怎么在这里说胡话呢?”
  
      张伯爵夫人有些讪讪地,起身要告辞离去。
  
      裴舒芬摇着一把紫藤柄大红描金双面绣猫戏球的团扇,慢慢地走了过来,抿嘴笑道:“镇国公夫人是个厉害的,只是也忒厉害了些。就算是管得住男人在家里面,也管不住男人在外头胡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…,………,………,………,………,………,…,
  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