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空间守则 > 第三十七章 坐地还钱

第三十七章 坐地还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
      皇后的这一声……妹妹叫得真是情真意切,声情并茂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有些意外地看了皇后一眼。只见皇后穿着樱草色绣着鱼戏莲叶图的常服,双肩搭着淡蓝色薄纱披帛。面上薄施脂粉,气色还不错。头上梳着蝉髻,并没有戴冠,只在鬓边插了一朵金黄色的玉带菊。那丝丝缕缕的菊瓣垂了下来,如步摇一样熠熠生辉,却又带着若有若无的香气,衬得皇后姣好的面容又年轻了十岁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压抑住心头的不适,笑着对皇后行礼道:“皇后娘娘是后宫之主。妹妹唯皇后娘娘马首是瞻。”皇后大急,顾不得两人往日的隔膜,走过来拉着皇贵妃的手,推心置腹地道:“现在可不是推脱的时候。妹妹一向好口才,又得圣心。
  
      妹妹去求圣上,圣上一定不会驳了妹妹的面子。”又苦苦哀求,道:“妹妹,不说看在姐姐的面子上,就说看在我们两人的小公主份上,这个驸马准则,就一定不能成事。
  
      妹妹也知道,不许出仕,还要为公主守节,这样严苛的律例,哪有正经好男人愿意尚主?妹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咱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,就被那些不入流的人糟踏了吧?”皇贵妃更是觉得奇怪,轻轻把手从皇后手里挣脱出来,对皇后笑道:“妹妹倒不晓得,娘娘的口才才真是了得。刚才这番话,动之于情,晓之于理,圣上听了,一定会准的,还是皇后娘娘亲自去说吧。
  
      娘娘一句话,顶我们十句话。”
  
      皇后有些尴尬地束手站在一旁,低奂道:“圣上哪会听我的?每次我一说话,圣上就会觉得烦”很是沮丧的样子,连“本宫”都不用了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不动声色地瞥了皇后一眼也跟着叹气,道:“其实我这里也一样。自从生了四皇子,我的精力就大不如前,每天光照看四皇子,就累得不行。
  
      圣上事忙,也很少过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皇后脸上失望的神色再也藏不住,有些头疼地道:“这可怎么办呢?”想了想,又看了皇贵妃一眼,试探地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。
  
      不如我们去找长公主?”这事是长公主引起来的。若是长公主肯服个软,贺家也许会把奏折撤回来?
  
      皇贵妃听了皇后的话不免啼笑皆非,笑着摇头道:“皇后娘娘,这奏折过了圣上的眼,就是那开弓的箭,有去无回了。”又轻轻提醒一句:“又不是状纸,还能撤回诉话?”
  
      皇后的脸色白了下来,像是一瞬间又老了十岁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看着皇后的样子突然把以前对她的恶感去了三分。
  
      一这一刻,她们俩不过是两个为女儿的终身大事伤脑筋的母亲而已。
  
      “到底怎么办?
  
      妹妹,你就说句话吧。”皇后又求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以前倒是不晓得皇后还能屈能伸,在心里沉吟片刻道:“要不,妹妹跟姐姐一起去见圣上。不说让圣上完全收回成命,就是稍微改一改,给小公主们一条活路罢了。,…
  
      这一次,皇后居然听出了皇贵妃话里有话,脸上的神情又慢慢放松了下来,点头赞同道:“妹妹说得极是。
  
      一是要给小公主们一条活路。”将“小”字咬得重重的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见皇后听懂了自己的话外之音忙笑道:“姐姐说得有理。
  
      这样吧,择日不如撞日,咱们今日就去求见圣上,看看能不能让圣上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。
  
      姐姐略等一等,妹妹进去换件衣裳。”
  
      皇后哪有不同意的便老老实实在外间等着。
  
      皇贵妃进去挑了件青草绿绣着缠枝梅huā滚边的常服换上,挽着玉白色薄纱披帛出来。头上挽了堆云髻,斜插着一支攒珠通心梅huā玳瑁簪。站在皇后身旁,活生生就是一个打横做陪的。
  
      皇后看见皇贵妃这幅打扮,心里十分舒坦,含笑过来携了皇贵妃的手道:“妹妹,咱们一起过去吧。本宫刚才过来的时候,听小禄子说圣上在养心殿里披折子。”
  
      圣上批折子的时候,最不喜欢别人打扰。皇贵妃犹豫了一下可是看着皇后兴致勃勃的样子,还是跟着皇后一起去了。
  
      两个人从皇贵妃的凤栩宫出来,一直携手来到养心殿。
  
      将路上碰到的内侍宫女看得瞠目结舌,都不明白,原本是死对头的两个人,如今怎么突然就亲如姐妹了?
  
      两人携手来到养心殿,殿外候着的内侍赶紧进去通传。
  
      宏宣帝本来不想见,可是听说皇后和皇贵妃携手前来,也觉得奇特,便亲自出来看了看,笑着道:“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皇贵妃有些脸红,轻轻把手从皇后手里拿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皇后像是没有察觉一样,笑着给宏宣帝行了礼,道:“陛下可有空?臣妾和妹妹有些话,想一起跟陛下说说。”
  
      宏宣帝明知是因为驸马准则的事儿,他将那份奏折抄了三份,给这三个人都送了一份,就是等着她们过来求情的。
  
      听见皇后的话,宏宣帝点头道:“还好,朕还有一刻钟的功夫,你们一起进来,咱们长话短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皇贵妃低头避在一旁,让皇后走在宏宣帝身边,自己跟在后面,进了养心殿。
  
      宏宣帝一般在养心殿左面的宫室里批折子。
  
      皇后和皇贵妃都来过这里,倒也不陌生。
  
      来到里面的宫室,宏宣帝先坐在了南面靠墙的炕上,对皇后和皇贵妃指着对面两张酸枝木的杌子示意道:“坐。”
  
      皇贵妃等皇后坐下了,才偏着身子坐在一旁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有话就说,不必拘谨。”宏宣帝莞尔。
  
      皇后看了皇贵妃一眼,见皇贵妃低头看着地面,一幅恭顺的样子,心里又有些憋屈,转过头来,看着宏宣帝道:“陛下肯定晓得,我们过来,就是为了陛下今日转过来的那份折子。”宏宣帝嗯了一声凝目注视着皇后,并没有说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