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空间守则 > 第一百零四章 前尘

第一百零四章 前尘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像是心有灵犀一样,贺宁馨在须弥福地里照着镜子,想着裴舒芬会不会出现在琅缳洞天。【高品质更新】裴舒芬在宁远侯府里突然心有所感,赶紧让丫鬟桐月在外面守着,自己一个人去了净房,从净房里闪身进了自己的琅缳洞天。
  
      “上次的药吃得太快了,看来还得再做一些。”裴舒芬眉目温婉地轻笑着,一边思量,一边去了楼下的药圃收割起药草。行动举止都比以前内敛含蓄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到了琅缳洞天里的药圃,同以前一样,裴舒芬累得腰酸背痛,才收割了一小捆药草。她不敢耽搁太多时间休息,利落地兜起药草,直接来到二楼书房的书案前,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了药钵和药杵过来,慢慢研磨起来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在须弥福地这边的镜子里看着琅缳洞天里的情形,突然有些胆战心惊。
  
      裴舒芬的样子,比一个多月前,成熟妩媚了许多。看她的身形,完全不像十五岁刚及笄的小姑娘,反而像三十五岁,阅人无数的熟妇艳女。眼角眉梢都是春意,不过眼敛下方微微有些发青,面色粉腻中有一股不正常的潮红。虽然点了口脂,也看得出她的唇色淡了许多。
  
      种种迹像看上去,就是个纵欲过度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贺宁馨在那边哑然失笑:楚华谨这个贪花好色的毛病,一点都没有改。看来这次的新宠,是这位两年前娶进来,如今刚刚圆房的填房夫人了。
  
      在贺宁馨还是裴舒凡的时候,对楚华谨只有夫妻之义,没有夫妻之情。要不是为了生孩子,她才不想跟他有夫妻之事。只是那时候,她是他的原配,生下原配嫡子,是她的责任,也是她的义务。她不得不耐着性子,当自己是死人一样,才能熬过那些难受的夜晚。
  
      后来等她有了身孕,便立刻将楚华谨赶离她的屋子。那时候,她很庆幸楚华谨有那么多的妾室通房,不用整天待在她屋里。为了尽量少在晚上见到楚华谨,她不遗余力地给他抬了一房又一房妾室,纳了一个又一个通房,甚至在外院,都备了数个歌伎伶人。自己房里,也给桐叶和桐雪开了脸,只要是自己的日子,就让她们去伺候楚华谨。
  
      人都说她贤惠,说楚华谨娶了贤妻,才能够享齐人之福。就连先前最爱给儿子塞女人的宁远侯太夫人,看见大儿子这么多女人,都不再舍得给大儿子再添屋里人。儿子的身子也不是铁打的,这么多女人,铁杵也磨成绣花针了。
  
      可能人都是有逆反心理。当年她给楚华谨抬了这么多女人进来,楚华谨反而怪她太过贤惠,并不经常去妾室那里过夜。还是后来齐姨娘和方姨娘进门,才真正分了他的心。
  
      要说裴舒凡当年吃得亏,从来就不是在妾室通房那里,而是在她婆母宁远侯府太夫人和夫君楚华谨身上。这两个人,在她刚嫁进来的时候,她是完全不设防。
  
      她上一世的娘家裴家家风严谨,裴家的小妾个个都循规蹈矩。若是男人没有宠妾灭妻,小妾根本就翻不起风浪,也不费正室夫人什么心。所以小妾没规矩,都是男人的错,跟正室夫人完全没有关系。裴家就是明显的例子。裴家的小妾想要出个格儿,裴老爷第一个跳出来将她拍回去。夏夫人有不爽,也只跟裴老爷闹腾,从来不折腾折磨妾室。不过也许是裴家的妾室特殊,并不是裴老爷主动纳的,而是圣上赐的,或是夏夫人给的,所以从来就没有在裴家成过气候。
  
      在夏夫人的耳濡目染下,裴舒凡对于拿捏妾室的种种手段,不是很精通。她在家里,是当男儿一样教养,学的是经史子集,治国之道。后院妇人的小意殷勤,弯弯绕绕,她不是不懂,只是不屑为之。当年初嫁到宁远侯府的时候,因为老宁远侯是个明白人,她也曾经天真地认为自己的夫君也会是个明白人。谁知嫁过去之后,她才明白,有其父,未必有其子。
  
      好在她得了教训,便立时改变了自己的处事方式,很快掌控了整个侯府,又成功地生下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。只是人命再强,强不过天。她自小就有从胎里带来的毛病,本来就该用补药温养。宁远侯府的太夫人为了拿捏她,有意让两个通房姨娘先生儿子,给她暗地里下了药。她是吃了这个大亏,才晓得世上还有宁远侯府太夫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婆母。幸亏她醒悟得早,不然就不只是身子亏损,而是终身不孕了。
  
      后来她生了孩子之后,病情越是沉重,已是沉疴难起,药石罔灵了。若不是出了庶妹这个变数,她本可以将一切后事打理得井井有条,再撒手尘寰的。
  
      庶妹的所为,提前结束了她上一世的生命。可能老天也怜悯她,又给了她一世新的生命,还有一个健康的身体。
  
      看着镜子里的裴舒芬,贺宁馨微微一笑:妹妹,我们俩,这笔帐还没算完呢!
  
      镜子的另一面,正是裴舒芬的琅缳洞天。
  
      只见裴舒芬在镜子那边的书案前做好了药丸,拿在手里看了看,自言自语地道:“这个避子丸,比那什么避子汤好多了。有了这个避子丸,我应该不用担心会出意外怀孕的事。”说到这里,裴舒芬咯咯地笑起来,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:“这些人真是蠢得很。十五岁生孩子,才是过鬼门关,你们求我生我都不生!——等五年,我还等得起。五年之后,等我二十岁了,那时候再生孩子,应该就万无一失了。”
  
      贺宁馨在须弥福地的镜子里看见这一幕,忡然变色,满腹狐疑:原来这药,是给她自己吃的。那五年之内不生孩子,又是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想到自己在宁远侯府的两个孩子楚谦益和楚谦谦,贺宁馨心乱如麻。后来裴舒芬是何时离开那边的琅缳洞天的,她都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从须弥福地里出来,贺宁馨恍恍惚惚地躺在床上,睡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晚,她在梦中第一次回到宁远侯府,同自己的两个孩子在宁远侯府的后花园畅游玩耍。宁远侯府的后花园里有许多梨树,花开的时候,花白如雪,十分漂亮。两个孩子在如雪的树下奔波欢叫,她站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他们。当他们摔倒的时候,她过去将他们扶起来;当他们痛哭的时候,她将他们揽在怀里,轻声抚慰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